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依稀当时年少
依稀当时年少

依稀当时年少

在我念国中的时候,班级上当然也有所谓的班对。可是现在的国中生都很开 放,尤其班对当中的女孩子,有点爱玩的小太妹样。跟男友两人总是在教室里若无旁人的卿卿我我,两个人交往的程度也乐於公开。

  有次午休,同学们爱瞎闹的几个又围着这对小情侣起哄,一直问些性经验的 问题,不巧的是我又坐在旁边,想不听也不行。原来今天会那么热烈的原因,在於这班对的男主角阿强早在之前就跟同学说已经跟女主角婷婷做过了,结果婷婷 直接吐槽他说:「是谁听到开门的声音就吓得六神无主,急忙的穿起衣裤。」累 得婷婷说她内裤已经湿透,却欲火中烧难以宣泄。

  而这次似乎真的男女主角顺利破处了,阿强一直吹嘘说他多持久又做了多少 次,而婷婷也不知是真的害羞还是假装害羞的低头默认。在场同学像是要做犯罪现场模拟一般,巨细靡遗的无所不问,而这对情侣档却不见害羞,反而阿强侃侃 而谈,对於两人的房事毫不保留,甚至还强调婷婷的阴毛还挺多的,插进去的时 候一直被阴毛卡住,气得婷婷在旁边一直打他。

  不过后来阿强又说,有帮婷婷修剪过阴毛了,现在婷婷的私处可是很漂亮的呢!说完大夥又开始瞎闹起哄.

  其中另一个有点小混混的同学阿胖一直说:「有没有骗人啊?婷婷这么好干喔?」

  婷婷很生气的回呛他:「干你屁事唷!我喜欢让我的老公干我不可以吗?」

  阿胖也接着说:「那不然你们证明给大家看啊!走,现在就去厕所干给我们 看。」

  婷婷不知道发什么骚的回说:「好啊!怕你喔?如果我们真的干了,你也要 打手枪给大家看。」

  阿胖:「打就打啊!我才不信你们真的干过。要是你们骗人,那婷婷要让在场的所有男生干。」

  阿强这时才跟着说:「好吧!阿胖你卫生纸带着,你手枪打定了!其实我刚刚就想干我老婆了。走,老婆,我们去恩爱!」

  这时候婷婷也说:「不过不要那么多人去,会引起老师注意的。」

  所以包含那对情侣在内总共去了六个人,他们往这大楼比较偏远的厕所去, 而我刚好也想上厕所,所以便跟着走出教室,没想到他们以为我也要跟着去看他 们打赌,我忙说:「没有啦!我刚好也想上厕所,我不好意思看的。」

  婷婷就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小韵没关系,你一起帮我见证,看我有没有 吹牛。」看婷婷这么认真的招呼着,我只好答应她的要求,而且刚刚听他们说着 那些性行为的描述,我也想到爸爸总是要我帮他口交,内裤早就流出不少淫水到厕所其实是想把小穴擦拭乾净而已。

  大夥来到厕所后就等着看好戏,而男女主角反而开始有点犹豫,阿胖就开始 起哄说:「再不开始干,就让大夥帮你干马子了。」婷婷一听到就有气,马上蹲了下来把阿强的裤子拉下来,掏出阿强充满活力的老二,将它含入嘴里。而我也害羞的打量着阿强的阴茎,尺寸上是比小弟大上了不少,但又比不上爸爸的了。

  含了没多久,阿胖又不耐烦的说:「我们是要看你们开干的,不是要看你们 吹喇叭,到底真的会不会干炮呀?午休时间不长,不会就快点说,林杯来教你们 啦!」

  婷婷吐出肉棒哼了一声说:「我的小穴很紧,不帮我老公弄湿点等等会痛,你是羡慕还是忌妒呀?」说完就把黑色蕾丝的内裤拉到膝盖,掀起裙子,屁股翘 高的趴在墙壁上。只听大夥都一起倒抽了一口气,我偷偷打量了大家,男同学每个人的裤裆都高高的隆起,对着婷婷的粉嫩屁股和阴户流口水。

  这时候阿胖又搅局的说:「阿强你不是说有帮她剃毛吗?这样我们又看不清 楚,把你马子的裙子拉下来,先让我们看清楚她的机掰是不是真的剃毛了。」

  情侣档停顿了一下,而又是婷婷恨恨地说:「最好等等你手枪有打出来。」

  说完就把裙子跟内裤脱下来,转身交给我要我帮忙保管。我低头偷偷看了婷 婷的蕾丝内裤,内裤底部明显的有淫水的痕迹,而我的脸整个烫得跟火炉一样。 旁边的男同学也盯着婷婷的内裤底部不放,似乎想嚐嚐婷婷淫水的滋味。

  这时候婷婷赤裸着下体面对着大家,白皙的皮肤明显的泛红,怎么看都是个 清纯的国中妹,现在却大方的露出性器官,双腿微蹲成O字型,清楚地暴露出她 的阴阜。很明显的可以看到婷婷的阴毛有修剪过的痕迹,稍微参差不齐的杂毛看 得出来修剪前婷婷的阴毛想必很浓密。

  而这时候因为阴毛经过修剪,粉嫩的女性性徵清楚地暴露在空气当中,两片 因为刚开苞不久而略带红肿的阴唇正吐着白汁,透露出期待被采撷的讯息。

  阿强似乎有点得意的说:「这有什么好吹牛的,我马子为了让我好干她就把 阴毛给剪掉了,这样干起来超爽的。」说完就跟着把阴茎慢慢地往着鲜嫩的小穴 挺入,大夥更加靠近两人接合之处,想看清楚男女做爱的实际画面。

  阿强也一边慢慢地动作,一边故作熟练的说:「一开始干女生的时候不要猛抽猛干,要慢慢的让女生进入状况。你们看我老婆的肉唇,每次我插进去再抽出 来的时候,都会被我带翻出来,可见我老婆的机掰真的很紧,如果这时候我就马 上用力干的话,女生会不舒服的。」

  而干着干着,婷婷的阴道口也泛出越来越多白色的汁液,空气中充满了色情的气息,同学们吞口水的声音变得很大声,但是更显得大声的是婷婷刻意压抑的 鼻息,以其臀肉拍打的声响。

  这时候阿胖似乎是认输的说:「喔,干!你们真的带种。打枪就打枪,我看你马子这么骚,早就硬得跟什么一样。」说完就掏出他的老二死命地搓着,而其 他人也有样学样的都掏出老二开始在打手枪。

  这时候婷婷看着现场的男孩子都因为她而掏出阴茎在打手枪,心理上似乎更加刺激,鼻息也越来越大声,白嫩的屁股越来越往后翘,身体不规则的扭动着。

  阿强知道这是婷婷快要高潮的信号,而阿强在这么淫靡的气氛下早就想射了,只是为了面子一直忍耐着,看到婷婷高潮在即,於是也跟着加快抽插的速度。

  拍打的声音越来越快速,没多久阿强就忍不住想射了。

  阿强:「老婆,我快要射了~~怎么办?可不可以射进去?」

  婷婷:「嗯……嗯……哼……老公……射进来……射进来没关系,老婆那个快来了。」

  婷婷刚说完没多久,阿强就低声的叫了出来,而拍打的声音也停止了,只剩下婷婷和阿强两人急促的喘息声,以及现场男孩子搓揉的声音。

  这时候阿胖也呼吸越来越急促,开口问阿强说:「阿强你还有卫生纸吗?我看你们这么火辣,我也快射了,可是我不想弄脏厕所,今天是轮到我扫厕所。」

  阿强:「啊,不然怎么办?」

  阿胖:「不然你马子借大夥射精一下吧?反正你都射进去了!」

  阿强看着仍然恍神的婷婷,心里当然极为不愿意,可是婷婷听到似乎也没有反对,只是安静地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而听完阿胖说的话好像还悄悄地把屁股翘 高了点。

  这时候阿胖又说:「好啦!借干一下,我只是不想自己擦自己的洨而已,不是故意要干你马子的。」说完就抓着自己的阴茎往婷婷的下体插进去。而婷婷也 只是轻轻的叫了出来,一点反抗也没有,任由阿胖抽插着自己的小穴。

  在旁边的阿强还来不及阻止,阿胖已经很快地射精在婷婷里面,随着肉棒拔 出婷婷的肉洞,浓厚的精液也汩汩地流了出来。阿胖这时忽然抓过我手上婷婷的黑色蕾丝内裤,抬起仍在恍惚的婷婷的腿,飞快地将婷婷的内裤穿好。婷婷只感 到下体一直有液体流出来,停留在她的内裤上,热呼呼的,感觉好奇怪。

  阿胖帮婷婷穿完内裤以后,还稍微拉开婷婷内裤的底部,用龟头在婷婷的阴 毛上擦拭,将马眼上残留的精液抹在婷婷的阴毛和内裤上,似乎还意犹未尽,直到旁边的同学也说:「阿胖你好了没?我也快射了!你再不走开,喷在地上别怪 我喔!」

  阿胖赶紧让开,还一边说:「马的,射在地上你就给我自己擦乾净。」

  其他同学就陆续地上演阿胖的戏码,将自己的精液都射在婷婷的阴道里,婷婷自己好像是毫无介意的让同学们尽情射精在自己阴道内,任由精液倒流在自己 的内裤上。而阿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着自己女友被大家轮流射精而感到不爽,在大家还没射完之前就收拾自己的衣服,默默地走回教室了。

  这时钟声响起,午休结束了,几个男孩子赶紧跑出了女厕所,只留下我和婷 婷。我走到婷婷身边捡起她的裙子,扶着她进去厕所的隔间,想帮她穿好裙子,这时婷婷摇着我的手跟我说:「你帮我擦一下我下面好不好?那边被射好多,感 觉好奇怪。」说完就把内裤脱掉,一只脚放在马桶上要我帮她清理。

  我赶紧拿出我的卫生纸帮她擦拭,擦拭的过程当中,婷婷还若有似无的喘息 着,可是随着女同学陆续进到厕所来,婷婷也不敢叫出来。而我手边的卫生纸也不够用,婷婷也没带多余的卫生纸。

  可是看着婷婷被插得红肿的私处,还在不断地流出精液以及婷婷的淫水。这 时我涌出了个荒唐的念头,因为想到爸爸总是帮我清理我的私处,让我也想感受一下舔着小穴是什么感觉。而男孩子浓厚的精液对我来说却不腥臭,反而有种莫 名的刺激,吸引着我去舔食。

  於是,我再度把婷婷的两片阴唇拨开,浓厚的精液又涌现了出来,我在它们 还没滴下来之前,赶紧用自己的嘴巴去接住。精液的味道实在说不上好闻,不过温温热热的又混着婷婷的汁液,搭配着婷婷柔软滑嫩的唇肉当佐料,让我不禁大口大口地将汁液刮进嘴里,甚至用舌头探入婷婷的阴道花径要挤出剩余的汁液。

  婷婷虽然讶异我的举止,可是接下来的刺激让她差点叫出声音来不得已只 好任由着我摆布,嘴巴用力地闭紧,深怕一点点喘息的声音让其他女同学听到。

  我心里只觉得刚刚都大方的让同学插进身体了,怎么这时候又害怕被听见呢? 心里边想着一边细心地帮婷婷的下体舔食乾净。

  最后我看吃得差不多了,除了婷婷自己的淫水外,好像也没精液在外流了, 心里接着浮现了恶作剧的念头。然后我站了起来,手上捧着婷婷的脸蛋,对着她 的嘴唇吻了上去,婷婷知道我的企图之后也想躲开,奈何我的嘴唇已到,四片香唇交叠我用我的舌头撬开她的唇齿,卷动着还残留着精液的舌头在她口腔中乱窜。

  一阵激吻结束之后,我略带得意的对她笑着。婷婷似乎因为刚刚被同学轮番 射精所以一反以往强势的作风,流露出少见的纤弱气质,并没有对我的恶作剧感 到不快,只是显得很累而已。我心里想,要是婷婷总是散发出这样的女人味,追她的人一定更不止那些。

  休息一下子以后,我们赶紧整理好回教室上课,而婷婷的内裤因为沾满了精 液也不能再穿,只好拿去洗手台洗了一下,放进口袋里。经过这一次经验以后,我和婷婷忽然变得很要好,尽管大家都觉得我们气质差异很大,可是我们却有最 不可告人的共同秘密。

  而阿强似乎对於阿胖等人任意在婷婷体内射精感到很不高兴,因而对婷婷有 点冷淡,婷婷心里自然非常伤心,刚好阿胖又对婷婷大献殷勤,动不动对婷婷大 方示爱,私底下更是猥亵的说着「干你好爽」、「每天都想着你打手枪」之类的 言语,软硬皆施的情况下转头接受了阿胖。这对情侣档的恋情就这么快速的结束 了,当然这不是本文的重点。

  自从婷婷转向与阿胖交往以后,中午午休的时候就安静多了,因为他们总是 跑去厕所打炮,而我也不好意思要过去看,只能藉着想上厕所的名义,在他们做爱的厕所隔壁听着他们打炮。而那天一起去看婷婷做爱的男同学反而对我开始有 了兴趣,时常在下课的时候围着我问问题,后来才发现,因为我买的制服稍微大 了点,领口有点开,他们围在我身边其实是想看我的小乳房。

  原本在家裸露习惯了的我对於这些其实不是很防备,可是有一次我发现他们不只看到我的乳房,还因为我的胸部太小,奶罩有点过大,整个花生豆般的乳头 都露出来,让我害羞得不得了,可是又不好意思伸手去遮,只好硬着头皮任由他 们观赏原本只有小弟和爸爸才能享用的乳头。

  我心里还安慰着自己,他们只是看看而已,没关系的,既没有摸也没有吃,小弟和爸爸不会介意的。因此在这样一番自我心理建设以后,反而很享受被他们偷窥的感觉,有时候甚至怕他们看不到我的乳头,还特地将领口拉大以及将内衣调松。之后我也跟这几个男同学感情越来越好,午休的时候也常常一起不睡觉, 跑去阿胖他们常常打炮的厕所旁边的楼梯那聊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