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一次青春的纪念
一次青春的纪念

一次青春的纪念

那是大学最后半年,也不知道我得罪了哪位爷,系裡把我发配到学校在郊区的一个分校的研究所做论文,那裡要骑一个多小时车才能回学校。我心裡很不愿意,可也没办法,只能去。丁薇和我一样,也发配到那裡,全系就我们两个在那裡,其他的都留在学校了。


  实验室就我和她,原本我们关係不错,应该说我跟班裡同学关係都不错,不过自从她和马强谈恋爱后,我们很少接触,现在,不接触也不行了。


  因为实验很闷,又很费时,许多时候是枯等结果。我一向爱说话,就总跟她瞎聊,有时也偶尔讲俩黄色笑话,算是调戏她吧。


  研究所附近有个台球社,我老跑去玩,一次她也跟着去了,一定要我教她打球。我乐于当师傅,尤其给漂亮姑娘当师傅。


  那时天气已经热了,她穿戴的又少,我手把手教她,开始还没感觉什么,可是我不小心手背碰到她的乳峰,感觉又软又弹,因为是无意的,她没说什么,我不知道怎搞的,竟然有意无意的又碰了几下,她脸有些红,我知道该收敛些。当她俯身击球时,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那领口中隐约显现的乳沟,不能自拔。


  从那天起,她开始在我心裡有了影子,挥不去。


  因为我们要骑单车回学校,我偷偷地将她的车胎扎破。就这样,她上了我的单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还要带一个人,我还是很乐意。后来我经常带她,只是,回到学校后她还属于马强。


  我几次在週末时故意将实验弄砸,这样我们不得不从新做,而她就无法回去跟马强约会。


  我知道自己不是好东西,马强也是我的朋友,儘管他不是我们系的,可我们总一起打篮球。我想让自己逃脱,却无法成功。我陷入了。


  丁薇也一样,开始还是我故意弄砸实验,后来我发现她也偷偷的动过手脚。


  我俩喜欢说话,天南海北的。不过我们没有跨越那一步,表面上,她还是马强的女朋友。


  时间飞逝,实验快就结束了,我知道,她要走了,我很想说,我爱她,却无法开口。我们开始吵架,一次她不小心将我的样品弄丢了,我破口大骂,她只是哭,无声的哭,很久不停。


  那夜,我失眠了。


  在实验室的最后一天,我们俩成功的从研究所的教授手裡接过了写着优秀的论文评语。我们在实验室裡开心的笑,放肆的笑,一切结束了,大学也结束了。


  我鼓起勇气,抓过她来,狠狠的吻了下去,她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


  那晚,我把她带回家。


  我两倒在床上,我凝视着她的眼睛,裡面有我。她轻轻闭上眼,而我,轻轻吻了上去。从额头开始,眼睛、唇、耳垂、粉嫩的颈,当我解开她的衣釦时,我听到她的喘息声。


  她的肌肤很好,略带些粉红,又滑又嫩。两个白白的乳峰,不很大,一手勉强可以掌握,两粒娇红的乳头,在我的口中翘立。她的喘息更大了。


  她小腹是平坦的,我搔向她的腰际,她笑出声来,银铃般的。


  我褪去她的裙子时,她有些挣扎,可惜,我的力气更大些。我并不是第一次和女孩子做爱,不过,这次是真心的。


  我小心的拨开她的芳草地,看到那粉红的峡谷,我轻轻触了上去,她身子明显一颤。我分开两片渐渐肥大的阴唇,找到那隐藏的小豆豆,舔了起来,让它膨胀。她喊出声音,身子也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她试图推开我,或者,她是怕我离开。


  我看着她春潮氾滥,听着她若有若无的呻吟。抬起头,回到她面前,面带桃红的她,眼媚如丝。我吻她,她也回吻我,两个舌,相互纠缠,彼此唾液交织,在她的喘息中,我挺入了她体内。我没有想到,这是她的第一次!她的痛,我可以感受到。我很小心,很温柔的运动,直到她点头表示可以接受时,我才大力抽插。


  斯夜,我们没停息。


  次日上午,我被楼外的喧闹声弄醒,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了可人,只留下一张印了唇痕的纸条。


  「虎子,我是爱你,可我们无法在一起,你知道,我就要回上海了,你也将会离开中国。我们如何在一起?虎子,我已把自己给了你,算是对我爱你的纪念吧。再见了,虎子。」那以后,我们就再没见过。


  【完】